位于易北河上游谷地的德累斯顿,历史可追溯至一千年前,中世纪时是重要的战略要塞,也得益于易北河的水路而发展为商业城市。16 世纪时,因为作为萨克森王国的首都而繁荣,城中遍布巴洛克式的壮丽宫殿、贵族城堡和教堂,被誉为“百塔之都”,也是德国美丽的城市之一。
 1945 年2 月时,那场由英美空军发起的为期三天的著名大规模空袭行动,让这座德国东部的城市满目疮痍。虽然直到今天,这场轰炸仍旧被看做二战历史上受争议的事件之一,但不可置疑的是,德累斯顿已经涅重生,成为既有文化沉淀感,又独具现代活力的旅游名城了。
 
就和大多欧洲城市一样,德累斯顿也有一片老城区,但不同的是,那些在旅游指南中出现的必去景点,几乎都集中在步行10 分钟内可达的范围内,闲逛起来前所未有地轻松随性。
 德国德累斯顿——时间重塑之城
老城区内大型的建筑当属茨温格尔宫(Zwinger),这座德国后期巴洛克式宫殿建筑始建于17 世纪末即位的萨克森国王“强者”腓特烈· 奥古斯特一世时代,由当时著名的建筑师珀佩尔曼设计,也是建筑师个人的高杰作。虽说部分砂岩蒙上了灰黑色,但丝毫不掩饰它恢弘的气派。
 
茨温格尔宫内有多所博物馆,其中位于东北侧的“古代大师绘画馆”值得驻足参观几小时,这是建筑师森佩尔为宫廷艺术收藏品设计的画廊,主要展出欧洲油画的精品,那些15 至18 世纪来自德国、意大利、法国、西班牙荷兰的画作价值连城,其中著名的当属拉斐尔的《西斯廷圣母》,站在这副画作前,欣赏圣母优美丰满的体态和平和庄重的面容,仿佛听到她的祝福。
 
就在茨温格尔宫的北面,是著名的森珀歌剧院,也是萨克森州立歌剧院。这座以设计师名字命名的剧院建成于1826 年,虽然在大轰炸中毁于一旦,但目前已修复原样。金碧辉煌的剧院门厅及阶梯前厅耀眼夺目,作为德累斯顿的地标性建筑文化意义非凡,施特劳斯、韦伯和瓦格纳均有诸多歌剧作品在此首演。
 
如今,但凡来到德累斯顿宫这座历代萨克森王国统治者居住地的游人,几乎都是冲着声名显赫的“绿穹馆”去的。绿穹馆收藏着无数萨克森皇家珍宝,每日限制参观人数。馆藏有金银、象牙、宝石、琥珀等珠宝4000 多件,其精美细致的工艺令人眼花缭乱来不及看。这些从中世纪到文艺复兴初期的财宝,在战争初期被运往郊外保存而躲过一劫。
 
德累斯顿王宫还有一处不容错过的景致,倒是在王宫外才看得到,那便是北侧位于Augustus 路的外墙面“王侯列队图”。长达102 米的墙面上刻画着萨克森王室历代国王和侯爵骑马列队前行的壮观场面,整幅图以2 万5 千块瓷砖拼贴而成,这些瓷砖都是著名的迈森瓷器厂于1907 年烧制而成的。奇迹的是,这幅图在大轰炸中躲过了炮火,完整地保存了下来。
 
如果说每一座名城都有母亲河,那么德累斯顿的母亲河就是易北河了,潺潺流淌的易北河边有一段长达600 米的露天平台“布吕尔平台”,它坐南朝北,被誉为“欧洲的阳台”,十六世纪中期时作为军事要塞,后被改建为林荫大道,直到200 年前才对民众开放。不论清晨还是傍晚,坐在平台的长椅上,易北河谷地美景尽收眼底。
 
新城弥漫着多元文化,也是全城时尚的区域,许多艺术家、建筑师、设计师、青年学生都聚居于此。新城里有一处类似上海田子坊的时尚艺术社区,有一栋外墙很特别的房子,叫“下雨天会唱歌的房子”。雕塑家Paul 和设计师Rossner 在外墙安装了许多形似长号和小号的乐器,这些乐器由雨水作为动力器,每到下雨,房顶会将收集的雨水流向乐器,雨水倾泻到一列碗槽和水管间就会发出不同的声音。
 
德累斯顿被摧毁具有史诗般的悲剧性,但就是这样的悲剧性让如今的它更具光彩。就像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君特· 格拉斯所说:“德累斯顿是一座永不止息的时间机器,废墟不是它的故事,它总可以站回巅峰之处。”

TAG: 德国   荷兰   西班牙   移民   意大利  
更多详细内容欢迎拨打全国免费热线:400-600-6002或点击移民专家在线咨询
上一篇:德累斯顿——德国的城市之星
下一篇:已经没有了